SW:四月足球心情

http://www.mmsoccer.com

4月的深圳,已经潮湿闷热,连续的高温使人心情极端烦躁。呆在家中无心看书的我,极其无聊地把弄着踩在脚下的足球。
不一会儿,电话铃声大作,将静止的空气硬生生地划出了若干道血痕。我用手压住无绳电话的一头,再一使劲,便将电话听筒朝上话筒朝下地倒抓在了手里。“喂~~~”我的声音飘渺得像二次空间传来的异音。“喂!老曹啊!下午来学校踢球!”电话的那一头激情四射,幸好我的听筒是反着抓的。我抬眼看了看窗外,假惺惺道“算了吧,下午还要学习。”没想到那家伙倒挺干脆:“哦!那好!下次再说吧!”就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我嘿了一声“好小子……”又重新坐回了桌前。就这样坐了大概有5分钟吧,我猛地挑起脚下的球,抓上衣服就出门了。

整个下午就泡在足球场上了,跟那帮踢着踢着狠不得把球拣起来来个上篮的家伙们一直闹到傍晚6点多。好久没运动了,下场的时候有一种虚脱的感觉。我拣了升旗台旁的一块草地坐下,看如血的夕阳在天边的最后一个角落挣扎,昔日与他们一起练体能打篮球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
这时一位老友扔过来一瓶水,我一下没反应过来,差点被砸中脑袋。他嘻哈着调侃“哈哈,反应迟钝”,说着和几个人陆续地走了过来找了块地儿坐下。大伙儿汗流浃背地靠在树上一边谈论李毅落选的事一边大口地灌着水。猛然间一人大声插了句:
“我们的女足怎么样了?”
“还好吧。”我知道这句话肯定该我回答。
“前段时间打联赛来着,是吧?”
“嗯。”我挑了个最简单的字眼。
“有人看吗?”
这句话问得我一惊,抬手做了个投球的动作把空矿泉水瓶竖直向上抛起,反问了一句:
“你觉得呢?”
“我觉得女足还需要改革。”那小子摇着脑袋说。
“怎么改?”这句话刚出口,我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个最荒唐的问题。
“怎么改……反正……”支吾了半天,没人接话了。
我哈哈一笑,半开玩笑地拍着他的肩膀“下次跟我到广州看她们集训吧。”
“广州?哈哈,好啊。那也是一样的鬼天气吧?”
“那还用说。”
我们慢慢地站了起来。“哪不都是一样?”
说完,我向头顶的蚊子猛挥了两下手。才四月份,就闷热得一塌糊涂,一如我的心情。我摇摇脑袋,随大家一同向校门走去,身后的足球场在此刻已经显得很孤单了。我不知道将来,在大家分道扬镳的数年后会不会还保持着联系。但无论未来如何,我们,所有的人,都还要寻觅着继续走下去。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高州市交通运输局收发文目录查看 - 选择你喜欢 宝贝你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