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女足同盟  
爱女足同盟

呼和浩特市蒙族学校女足队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 发布时间: 2016-2-23 14:46:00

  发展女足,难;发展校园女足,更难。

  但在内蒙古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有这样一支校园女子足球队:她们经历过濒临解散的困厄,也曾代表中国荣登世界冠军奖台,坚守30年,在草原上绽放出铿锵玫瑰。

  隆冬时节,记者走进呼和浩特市蒙古族学校,与她们一起感受30年来的悲怆与欣慰。

  时光回溯至1993年3月,以色列特拉维夫。

  一支来自遥远、陌生的中国的中学生女子足球队,吸引了世界多国媒体的瞩目——她们,以五战五胜、不失一球、净胜40球的巨大优势,获得第四届世界中学生运动会女足冠军。

  “中国人,厉害!”对手由衷地为她们竖起大拇指。

  但对手们不知道的是,这支女足的队员,全部是一所普通中国学校的普通中学生,她们甚至没有一块真正的绿茵场。

  1986年,在时任呼和浩特市副市长巴图苏和支持下,呼和浩特市蒙古族学校决定,成立一支女子足球队,这也是当时自治区第一支校园女足。

  没有场地,学生们自发到土操场上捡石子,洒水,平整操场。每到训练时,孩子们跃动的身影,在飞扬的尘土中若隐若现。

  没有教练,校工敖军主动向校长请缨,自学足球知识,从最基本的传球、停球、射门,一步一步地教起。

  没有经费,校长力排众议,从有限的办学资金中切出一部分,许多老师对此颇有微词,其他学校也认为“市蒙校不务正业”。

  付出很快就收获了回报:1992年、1993年,呼和浩特蒙校两次获得全国青年女子足球比赛冠军,1993年,她们第一次走出国门,第一次穿上了印有五星红旗的球衣……

  好景不长,伴随着中国女子足球运动整体步入低谷,蒙校女足也遇到了发展瓶颈:尽管战绩始终不俗,但许多家长认为,“踢球没前途”,不愿让孩子继续踢,足球队招生困难,蒙校女足面临生存还是毁灭的困境。但校长、教练以及一批热爱足球的孩子,依然咬牙坚持……

  有一件事,一直让校长阿布日固记忆犹新:一年寒假,孩子们到南方参加比赛,只能坐30多个小时的硬座,回来时买不到车票,不得不留在南方过年。“但孩子们依然很快乐,因为有足球可以陪伴她们。”

  “好日子终于来了!” 阿布日固告诉记者,自己从1982年就在蒙校任教,当校长也已经18年,“2014年9月,国务院确定内蒙古为全国足球工作试点省区,学校被列为校园足球试点学校,学校女足又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土操场“鸟枪换炮”,学校建起了一块标准的11人制足球场,一块7人制小足球场,“现在即使冬天,孩子们也可以在人工草球场训练了”。学校还建立了球队诊疗室,聘请了两名队医,购置了医疗康复设备。

  教练也有了一支专业化的团队。当年的校工敖军,如今已是亚足联“认证”的A级教练,还有前女足国字号球员邰玲玲、启蒙教练乌仁高娃、专业守门员教练周天然,此外学校还外聘了国家A级教练董晨旗等5名教练员。

  球队经费也不用再“挤牙膏”了。仅2015年,上级部门就给蒙校下拨了100万元的专项经费开展校园足球。“今年寒假,学生去海南冬训,来回都是坐飞机”。

  现在,从小学到高中,呼和浩特蒙校女足队伍已经扩展到4支不同年龄的梯队,参加专门训练的学生近百人。

  “更重要的是,整个校园足球的生态变了。” 阿布日固校长说,学校女足队员历届高考升学率100%,成为各高校争抢的“香馍馍”,家长们也自然支持了。“近几年,从蒙校走出的高水平运动员近百人。”

  “阿校长,咱们学校的男足发展怎么样?”记者的提问,仿佛触碰到了阿布日固校长内心的“痛处”。

  阿布日固校长有些难过地说,现在,学校实在没有条件和能力再建一支男足了。学校虽有两块足球场,但仅能满足体育课和4支女足的训练;学校开展校园足球虽有经费,但经费还是不足,每年缺口还有数百万元。

  “左思右想,学校还是先保住女足吧。” 阿布日固校长无奈地说,“以后,随着条件不断改善,我相信蒙校未来也会有一支同样出色的男足队伍。”(中国教育报记者 张晨 翁小平 郝文婷)

  《中国教育报》2016年2月23日第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