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女足同盟  
爱女足同盟

日本教练详解中日女足:中国姑娘退役早因考虑谋生

  • 发布时间: 2016-1-16 16:33:19
最初在和广东女足姑娘们交流这些时,她们都很惊讶,会问日本女孩究竟抱着怎样的想法去踢球,亘崇词把相同的问题反问她们,得到的答案往往是“我的父亲想我踢球”。

前排中间抱红柱者为亘崇词

  广东女足调查报告(下)

  今年5月,广东省体育局竹料体育训练基地来了一名日本教练,亘崇词将带领广东女足征战甲级联赛直至2016年。羊城晚报记者闻讯前往采访,发现在半年时间里,三个问号一度深深困扰着他,而这正好反映出中日足球理念上的差异。

  为何不如日本业余球队?

  2013年,亘崇词曾作为主教练带领日本二级联赛球队埼玉女足冲上日本一级联赛(大和抚子联赛),这与如今立志冲超的广东女足的境遇非常相像,记者希望亘崇词细说这两支女足的异同,于是引出了亘崇词的第一个问号。

  在亘崇词看来,广东女足的身体条件非常好,训练条件也非常棒;由于是职业球员,因此能够全天候训练。日本女足大部分是业余球员,“在日本的一级联赛里只有一支纯职业化的球队,一级联赛的强队里,一般也只有一到两名职业球员。大部分球员早上8点到晚上6点都有工作,只能利用晚上7点到9点训练,回家再做饭休息。”但是广东队整体合作能力却远不如埼玉女足。为什么会这样?

  亘崇词认为细节决定成败。采访当日是休息日,亘崇词依旧整整齐齐地穿着队里发的运动服装。刚到竹料基地时,最让他感到头疼的是明明球队有统一配发的比赛服装,但每次到正式比赛时,总会有两三位球员穿着不同的比赛服,这让亘崇词难以理解,“当大家走出房间下楼的时候,发现同伴不同着装时就应该互相提醒啊!让我很意外的是,她们之间似乎缺乏互相提醒的勇气,互相之间也不习惯去争什么。”

  很快,亘崇词发现这一点跟场上的表现也很类似,“比如在场上布置人盯人的任务,如果发现队友没有盯紧人,本来互相提醒一句就好,但在这里惯常的做法是,我提醒她不如我自己去帮她弥补。结果她做了别人的工作,自己要盯的人却丢了。”在广东女足,球员之间关系非常好,融洽程度甚于埼玉女足,但她们之间通常只会交流看了什么电视剧,“其实这些不是什么深奥的问题,只要细节做得更好,就会有更长足的进步”。

  为何中国姑娘退役早?

  亘崇词还发现,埼玉女足年纪最大的球员一直踢到40岁才退役,但在这里,23、24岁的女孩子就会对他说不想再踢球了。“为何姑娘们这么早就急着离开赛场?”亘崇词突然反问记者。“因为她们不得不考虑将来的谋生问题。”在得到记者的回答后,亘崇词沉吟半晌。

  亘崇词回忆,无论在日本还是韩国,中小学足球队实力都很强,在学校表现优秀的球员会选拔进俱乐部,就和我们这里的恒大、富力俱乐部一样。一旦在俱乐部表现不好被淘汰了,回到学校,她们还是可以正常读书,也可以继续从事喜欢的足球运动,也有很多比赛可以参加。

  他介绍说,在日本,进入俱乐部踢球的女孩子没有工资、没有免费食宿、没有报酬,但她们都愿意去踢,因此踢球者的数量中日差距很大。最初在和广东女足姑娘们交流这些时,她们都很惊讶,会问日本女孩究竟抱着怎样的想法去踢球,亘崇词把相同的问题反问她们,得到的答案往往是“我的父亲想我踢球”。再问她们如果不踢球,现在会做什么,她们又会说:“我的父亲还喜欢搏击、格斗项目。”

  在亘崇词看来,从球员身体素质上看,广东女足虽然在全国范围内属于中下游水平,但与日本女足相比却占优势。也许是否热爱足球就是日本女足在十几年间赶超中国女足的关键。“其实中国现在在大力发展足球,重塑辉煌,不能光靠这些选拔出来的专业女足球员,更应该依靠业余足球的力量,让女孩们感受到踢球的快乐。”

  为何不懂得自我管理?

  亘崇词发现在广东女足球员都缺乏保养身体的意识。日本球员在饮食、睡眠上更注重自我管理,会自掏腰包去做牵拉、针灸,注意伤病的防护。而广东女足的姑娘们,如果教练不主动叫她们去理疗,根本就不会去。“这方面两者的意识差距很大。在日本,不依靠足球赚钱的球员都有保护自己的意识,在中国,靠足球赚钱的姑娘却没这种意识。”

  在训练时,球员的主动性也不足。“被逼着练两个小时,不如球员主动积极地去练15分钟。”埼玉女足的队员由于训练时间很有限,常常提前15分钟到训练场,或是利用午休时间练习。令他欣慰的是,如今广东女足也慢慢改变,下午训练课提早去训练场的人多了。

  能否将在日本的成功经验复制到广东女足,亘崇词坦言心里并没有底。但经过半年的努力,球员在一点点发生变化,这让他感到很高兴。

  羊城晚报记者 苏荇